  返回
中国摄影家协会官方网站   English
登录 搜索

尹永宏:不应回归的迁徙

2019-02-27 来源: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:尹永宏 责编:张双双

摄影并文/尹永宏

这是乌蒙山历史上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,是一次能够载入史册的全民幸福大迁徙。10万山区贫困群众离开故园,进入城市生活,实现了华丽蜕变。这是最值得回忆的美好瞬间,更是一缕融入骨血的悠悠的乡愁。

乌蒙山位于滇东高原北部和贵州高原西北部,是金沙江及北盘江分水岭。地势呈东北—西南走向,海拔约2000,最高峰4000米,山间多盆地和深谷。喀斯特地貌发育良好,残丘峰林、溶蚀洼地、石灰岩溶蚀盆地、灰岩槽状谷地及溶洞、地下河等广布广泛,人居环境恶劣,一直是贫穷和落后的代名词。这里,远古与现代契合,纯真与沧桑同在,繁华与寂寞并存,美丽与贫穷同框。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它不曾改变,依然静静地轮回着、寂寞着、美丽着、贫穷着……

巍巍乌蒙,壮美苍凉,气势磅礴。一座座悲壮的大山,一道道狭长的深沟,一条条幽深的峡谷,一阵阵肆虐的狂风,一片片鲜活的绿意,一声声来自灵魂深处的远古的呼唤,犹如一幅幅波澜壮阔、连绵不绝的画卷。群峰巍峨,连绵起伏,形成天然屏障。地势大起大落,呈阶梯状递升。绿洲与河谷共存,清流与绿草相依,坚冰与暖意相合,这是一种阴阳交替、冷暖相融的匠心独运的美。而充满生机的绿地又与险峻荒凉的峡谷形成了鲜明的地貌反差,给人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的感觉。那苍凉悲壮的土地,那纵横交错的谿壑,那刀劈斧削的绝壁,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亦能激发人骨子里的向善元素,产生悲天悯人的情怀。这是一种原始的粗犷的美,是一种气势磅礴的美,是一种象征着顽强生命力的美,这更是一种融进血液的惊心动魄的悲壮的美。

地处乌蒙腹地的国家级贫困县会泽,山高、坡陡、谷深,泥石流多发。人们一直过着“通讯靠吼、治安靠狗、交通靠走”的传统模式。良禽折木而栖,良居择地而建。走出大山,成了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向往。 

千山暮雪,岁月未央。日子循环往复,大自然在馈赠给人类美丽的同时,也在对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中的人们进行无情地伤害。多少次,我来到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采风,那些贫穷的农民无可奈何的双目曾无数次刺痛了我的眼睛,无数回在我的梦境中萦绕,每每看到自己镜头下一组组珍贵却又心酸的图片,我总是潸然泪下。

为解决“一方水土养育不了一方人”的实际困难,会泽县作出“引导十万人进城,再建一座会泽新城”的决策,计划用两年时间,引导10万贫困山区群众搬进县城安置。2019129日,首批三个整组搬迁的村小组进城的一期搬迁项目启动,近千人满怀憧憬地搬进了县城新家。

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如果,我可以逆转时光,便无所谓去留;如果岁月能够轮回,我便用它承载乡愁。是的,故剑情深,故土难离。虽然对美丽的新城生活满怀憧憬,可到底住惯了,乍然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家园,还真有些舍不得。临行时,乡亲们显得恋恋不舍,看看斗折蛇行蜿蜒惊险的“挂壁公路”,看看房前屋后的青青翠竹,看看路旁盛放的腊梅花,再看看他们一步三回头的样子,我的心里百感交集,五味杂陈,有满满的欣慰、有深深的祝福、也有涩涩的酸楚……我知道,他们正沿着这一条条坑坑洼洼、大大小小、长长短短的山间小路走向多彩的世界,走向幸福的人生。在这里,简单与复杂,贫困与富裕,爱与恨,情与愁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凝聚成了悠悠的乡愁。

“此夜曲中闻折柳,何人不起故园情。”乡音、乡情、乡愁、故梦,思乡情,何解忧?凝眸处,而今又添、一段新愁!

 


分享

访问  :  电脑版  |  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