  返回
中国摄影家协会官方网站   English
登录 搜索

罗韬:苍穹之下当空舞

2019-05-10 来源:中国摄影家协会网 作者:罗韬 责编:张双双

摄影并文/罗韬

情系彩练当空舞。我喜爱航空摄影,更对“空对空”的摄影情有独钟。

对于飞机的喜爱,起源于1984年。我手持父亲赠送的一台凤凰牌照相机,拍摄了步入摄影生涯的第一张“飞机照”。看着照片上微小的机身以及细细的尾烟,我心里萌生出一个念头——“再近一些就好了”。

1992年,我第一次乘坐飞机,航程是武汉至海口。在那两个小时左右的空中时光里,给我带来了至今记忆犹新的震撼:俯看万米高空之下,山川河流尽收眼底,但又如制作精良的沙盘一般转瞬即逝。那一刻,时空压缩感也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灵和脑海中,从此也再也不能释怀,也由此让我走上了航空摄影之路。

最初,使用长焦镜头远距离拍摄飞机,是我捕捉画面的主要方式。然而,无论拍摄到的画面如何清晰、锐利,因为拍摄角度有限,都无法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为了能更近距离拍摄飞机,自2010年起,我开始前往英国、法国、比利时、美国、俄罗斯、新加坡、韩国以及巴林等国家参加各类航展,并在这些顶级国际航展上捕捉到了一个又一个较为精彩的瞬间。

随着摄影经验的增加,我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想到著名战地摄影师罗伯特·卡帕说过的那句话——“如果你拍得不够好,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。”卡帕的话一直在我心中回响。同样让我念念不忘的,还有进行“空对空”拍摄的愿望。

2016年,我的拍摄地点从地面转移到高空,拍摄视角从仰视变为平视、俯视;拍摄距离从千百米变为几十米或十几米;拍摄感受从地面上的四平八稳到空中的惊心动魄;拍摄目标从国内的民航客机拓展至各国的先进战斗机。对于航空摄影师来说,“空对空”拍摄是一个让人满怀期待、激情澎湃的过程。不知不觉中,我的“空对空”航拍时间已经超过了100个小时。

日本著名航空摄影师德永科彦曾说过:“飞机是美的,无须解释。”而想要拍摄到最美的飞机,必须应对许多极端的环境。在进行“空对空”拍摄时,摄影师首先需要搭乘一架敞开后舱门的运输机到达指定高度。六千英尺的高空,气象条件瞬息万变。在这个高度,寒冷以及风噪都是摄影师需要应对的最基本的挑战,同时还必须具有直视舱外以及克服恐高感的勇气,此外,最关键的一点则是在高空气流的颠簸环境下,还要保证拍摄出高质量的照片。实际情况是,小型运输机遭遇气流时的颠簸以及由此给人造成的眩晕感,要比乘坐地面交通工具时大数十倍乃至更大。在空对空的拍摄经历中,我经历过三次空中险情。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,通过多年的“空对空”拍摄,一次次地接受挑战、战胜困难,我逐渐积累经验,越来越有信心,同时也不断取得可喜成绩。


罗韬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中国摄影家协会商业摄影委员会委员,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,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,海南摄影家协副主席,海南省航空摄影协会理事长,民建中央画院院士,民建中央画院艺术专委会副主任。2017年获第26届全国摄影艺术展"评委推荐奖",2018第12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。

分享

访问  :  电脑版  |  手机版